首页  »  迷情校园  »  【我拿了第一滴血】

【我拿了第一滴血】

添加:2017-12-31来源:互联网人气:加载中

【我拿了第一滴血】


狄力很烦,烦的要命。他在宿舍里来回的转悠,焦躁不安。

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,忽然没跟他打找呼就消失了,他到她宿舍里找她,她同宿舍的人告诉他,她已经辞职了,好象跟一个台湾人走了。

狄力万念俱灰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,躺在床上想起自己和她的交往的一切。

就在前两天,她还来到他的宿舍。两个人搂抱着躺在床上。交往了两年,他们亲吻拥抱,甚至他可以把手伸到她内衣里抚摩她的乳房,可只此而已,她从来不让他再进一步。她说那要等到结婚后才能。

宿舍里没人,他们激情的亲吻拥抱,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着。

在激情的冲动下,他开始脱她的衣服,他的手在颤抖,那衣服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难脱,终于在颤抖中他脱下了她的上衣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她羞涩的闭上了眼,没有言语,双手抱在胸前,双腿盘跪着。

狄力感觉到喉咙发干,心紧张的砰砰的直跳,一种强烈的冲动刺激着他。他去解她的乳罩,却怎么也解不开,他用力去扯,她的后背被扯疼了,就见她皱了皱眉,轻声说道:「疼,轻点。」他急切的说:「解开它,解开它,怎么是死的?」她低着头噗噗的笑了,她的手非常轻巧的伸到自己的背后,那件乳罩就无声的滑落在盘着的腿上。

他第一次看到了姑娘的乳房。他注视着她的乳房,她的的乳房小小的,但很白,白的耀眼,一对同样小小的乳头,在他的扶摸下慢慢的翘了起来,就象小动物的眼睛在紧张的望着他。

他心里有一股火在热情的燃烧着,体内的欲望澎湃着。他摸着她那结实的乳房,捏着那象枣核一样红红的乳头,一种幸福感从心底飘了起来。

他慢慢的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,吸裹着。她低着头,把脸埋进了他的头发里,两手紧紧搂住了他光滑的背。那种由于身体在一起的产生的快感,让他们体会到在天堂的幸福。

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,鸡巴在变大,变粗,在裤头的压迫下有些疼痛。他站起来,把裤头脱了。失去了裤头束缚的鸡巴立时蹦了出来,鸡巴上充血的青筋弯弯曲曲,仔细看去有些轻微的跳动,龟头因充血变的紫红,还渗出了几滴清水。

他握住她的手,把她的手放到他的鸡巴上,她象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,迟疑了一会,才用手握住了他的鸡巴。他禁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。她的手在他的鸡巴上轻轻的滑动,她的手沁出了汗水,在滑动中响起了轻微的滋滋声。

他抱起她,双手扶摸着她的大腿,她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。他手不自觉的来到她的内裤上,两手往下一拽。她的内裤就轻轻的落在脚踝上。她紧紧的并着双腿,一动也不敢动。他看见一小撮黑黑的阴毛覆在她洁白的小腹上。

他兴奋的脑袋有些发昏,昏沉沉的令他简直抬不起头来。在性爱方面,他完全缺乏经验。

他的鸡巴顶在她的小腹上,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进去,进到那个令他无比向往的地方。

他把她推倒在床上,急急的分开她的双腿,把鸡巴伸到了她的腿间。他不知道怎么进去,只是在外面胡乱的撞着,撞的他的鸡巴有些生疼。

他求援的望着她,她看了他一眼,羞涩的闭上眼,伸手握住他的鸡巴,往自己的阴道送去。

好紧,只进去一个龟头,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。我要进去,他心里嚷到,他鼓起力气,似乎要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到鸡巴上了。滋的一声,他的鸡巴终于突破阻挡,深入到了她的身体内部。一种滚烫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。好舒服啊!

「啊——」她似乎被弄疼了,轻声叫了声,同时一行眼泪流了出来,「我给你了,我把最宝贵的给你了,你知道吗?」他没有看到她流泪,他还沉浸在那温暖舒适的感觉里。

他开始抽动自己的鸡巴,慢慢的一点点的抽动,似乎是在做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,生怕出什么错。

渐渐的他的抽动在加快,他的身体好象飞了起来,有好象不再是属于他的,他的好象只省下一跟鸡巴,只有那跟鸡巴在动。

他感到她的阴道也越来越滑,在抽动中没有什么阻碍。他越来越兴奋,鸡巴也越来越硬。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,鸡巴不受控制的剧烈的抖动着,在抖动中,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她的阴道内。

一时间,他感觉时间停止了,他的身体变的僵硬,呆楞楞的趴在她的身上,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她爱怜的扶摸他的脸,他的脸上全是汗水,温柔的对他说:「我都给你了,我都给你了……」「是的,你都给我了,我一定会好好戴你的,我不会让你吃苦,不会让你受委屈,你就是我的一切。」他回答道。

「我知道,你会的,你是个好人。」「你哭了,为什么?」「我高兴,真的,我高兴,」她流着泪说:「不要说话了,搂紧我,使劲的搂我……」他们没在说话,他满足的搂着她,幸福的睡了过去。

他在回想中清醒过来,「我多么傻,当时我就怎么没有想到呢。她不是高兴的哭。她是因为要离开我而流下的眼泪呀!」他流下了伤心和悔恨的泪水。

一切都结束了,他的初恋,他的处男时代,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。就象一个大肥皂泡,在阳光的照耀下,五彩斑斓,但刹那被一阵风吹散了。

(续)堕落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许多人都让我继续破处,感谢大家的支持,我就把破处进行到底吧。

续篇写的可能有些勉强,对不住大家了,我会继续努力,争取把更好的精品奉现给大家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狄力在很长时间里都郁郁寡欢,她的走给他的打击太大了。

就因为他是个台湾人,能给她一笔钱,给她妈妈看病。她的妈妈患了严重的肾病,那台湾人给她妈妈找了肾源,还支付了换肾的费用。

狄力生气,伤心之余又感到很窝囊。是呀,他一个小小的公务员,上班都四年多了,还是个科员。每月工资不到1000,他拿什么给她妈妈看病。

「好了,哥们,打气精神来吧,看这个世界上的美女还是很多的呀,你可不要为了一棵树,而失去整个森林哟!」同科室的李响开导他,「晚上,我请你去卡拉ok,怎么样?」「李哥,谢谢了,你出差刚回来,还是回家陪嫂子吧,要不然嫂子还不把我吃了!」「嘿嘿!她敢,结婚一年多来,她决对不敢跟我说个不字。」李响大声的说道。

「是吗?要不要我跟你家那位说说你今天说的话!」说话的是张姐,他门科室唯一的女士。

「哎哟喂,张姐哟,我这不是劝狄力了吗,您别扯我后腿呀,要是小狄找不找对象,我就让他上你家去,让他给你做……」李响笑着说。

「要死呀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,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」张姐离开自己的桌子,向李响走去。

「科长,开完会了。」狄力对着刚走进来的人说道。

「是呀,小狄呀,你今天加个班,整理一下上个月的报表,我明天要和局长去一下省城。」「好的。」狄力回答道。

看到科长进来,李响冲着张姐扮了个鬼脸,张姐也没再朝他走去。

下班了,人都光了,狄力在电脑旁忙着,似乎工作能驱走烦恼。

终于忙完了,狄力伸了个懒腰,关了电脑,站起身来,关了灯准备去吃饭。

他刚走到二楼,就看见办公室的赵雅丽闪身进了局长的办公室。他想起了,局里传言都说赵雅丽和局长有一腿。看来是真的了。他摇了摇头,骂道:「男盗女娼。」他吃过饭,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,他又想起了她,想着想着,不知怎的,忽然想到了刚局长和赵雅丽的事,「我操他妈,赵雅丽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,没想到是这么个货色。还是当官好呀,工资拿着,外快捞着,家里有女人搂着,外面有女人抱着。真他妈的享受啊!」想到这,他似乎下了决心:「我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,我要当官,当大官,我要有钱有女人。我决不在再让女人抛弃我,只有我玩她们。」想到这,他站起身来,走出了宿舍。他要去找个人,那人是他的老乡,市委副书记吴立业。这个吴立业和他爸爸是从小一块玩到大的朋友,狄力一个县城的工人的儿子,能留在市里,和吴立业有着很大的关系。要不是他的帮忙,狄力也分不到市财政局上班。

「是该找找吴叔叔了,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?」狄力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说。

来到西康路4号,望着这座豪华气派的二层小楼,狄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「是你呀,小狄,怎么有空来看阿姨了,看你着孩子,来就来吧,还拿什么东西呀,我能缺什么呀!」开门的是吴立业的老婆孙佳惠。

「哦,好长时间没来看你和吴叔叔了,怪想你们的,这点水果是我的一点心意。我总不能空着手来看孙阿姨你吧!」「瞧你这孩子,嘴巴真甜,快坐下,我给你到水去。」「孙阿姨,小芹干什么去了,怎么没见她,还要您给我到水,我来,还是我来吧。」狄力赶忙站起来说道。

小芹是他们家的保姆,18岁,虽说是农村姑娘,可是长的特水灵,嘴还特甜,每次他来,都狄哥狄哥的叫。

「哦,她老家有事,回老家了。那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,要喝你自己倒。」「行,我也不是外人,喝什么我自己来。我吴叔叔呢?怎么也没见他,是不是还没回来,都这么晚了,还工作呀,可真辛苦!」狄力坐在沙发上说道。

「唉~~别提你那吴叔叔了,这个家就跟旅馆似的,一个月在家也待不了几天。这不,又出去开会了。」孙佳惠也做到沙发上说。

「小狄呀,你那个女朋友谈了两年多了吧,也该结婚了,到时候可要告诉我和你吴叔叔,我们给你贺喜去。」狄力脸色一暗,「吹了。」「吹了,上个月,你不是还带她来过吗?怎么吹了,你们这些年轻人啊,对感情就是不当回事。要我怎么说你好呢,那姑娘多好呀,我看和你挺般配的。怎么说吹就吹了?」狄力伤心的把经过对孙佳惠说了,「不是我想和她吹,是我没钱呀!」「好了,别伤心了,一个大小伙子,哭什么,真没出息。阿姨给你再找个好的。」孙佳惠安慰他说。

「去洗个脸,再精精神神的出来和阿姨聊天。」狄力答应了一声,站起身向浴室走去。

一进浴室,他一眼就看见了,扔在地上的孙阿姨的乳罩和内裤,他立时呆住了,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进去还是退出。

「怎么了?」孙佳惠走过来问他。一看到地上的乳罩和内裤,她的脸一下红了,急忙走进去收拾了。

狄力尴尬的斜站在门口,看着她收拾。他这才注意到,孙阿姨穿的是睡衣,透着睡衣他看到,她没有带乳罩,当她弯下身子的时候,他清楚的看到了孙阿姨的乳房。他的身体立刻起了变化,鸡巴挺了起来。

「不好意思呀,小狄。」孙佳惠收拾完对他说,说完侧着身从他身边走过。

当她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他感觉到她的屁股擦过他的鸡巴,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孙佳惠也感觉到了,那种感觉让她起了一种奇妙的想法。

狄力站在浴室里,心蓬蓬的直跳,他定了定神,打开了水管捧起水往脸上撩去。他匆匆的洗了脸,又匆匆的擦了擦走了出来。

他走到沙发上坐下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孙佳惠走到他身边,扶去他洒落在肩头的水滴,「看你,真是个孩子,做事总是毛手毛脚的。」她说完顺势坐到了他身边。一股撩人的香气飘到了狄力的鼻中,那是她沐浴后的香气。这种香气刺激着他,刚刚软下的鸡巴立刻硬了起来,把他的裤子顶起了个包。

孙佳惠看到了他的变化,心里觉得痒痒的,老吴出去快一个月了,就是他在家也和他做的很少,她太需要男人的抚慰了。想到这,她的眼里眯上了雾一样的水气。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她正处在这个年龄,正是对性如饥似渴的时候。她的底下流出了水。

「小坏蛋,想什么坏事了。」她悄声的凑到他耳边说。

「没……没什么。」他慌乱的说。

「来,跟我去个地方。」她站起来拽起了他。

她领着他走到了二楼的卧室。狄力傻呆呆的任她领着,大脑失去了支配。

一步步的她把他引导了床边,她坐到了床上,他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量,跌到了她身上。

她立刻紧紧的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耳语道:「小坏蛋,小宝贝,我要你。」而他紧张的什么也说不出,也没有什么动作。

「傻瓜,起来,你压疼我了。」孙阿姨对他说。

腾的就象安了弹簧,他立刻站了起来。

孙佳惠很快的把自己的睡衣脱了,只剩下一条内裤,一条性感的镶着花边的内裤。

脱了衣服的孙佳惠一下子疯狂起来,她把他的衣服急快的脱了去,拼命的亲吻他,咬着他的舌头,一只手抓着他的后背,狄力感到后背有点火辣辣的。她的另一只手攥住了他的鸡巴,使劲的上下套弄起来。

他傻了,也晕了,只知道回吻着她的舌头。她抓起了他的手,放到了她的乳房上。

「小宝贝,你摸摸她呀!」她对他说。

他扶摸着她的乳房,真大,虽然已经快四十了,但是一点也没有下垂,还是那么饱满,他的手一只根本抓不过来。她的乳头在他激情的扶摸下,骄傲的挺立起来,就象两棵晶莹的紫葡萄。

她把他的头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,「亲亲它,快亲亲它。」两只硕大的乳房覆盖住了他的脸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他轻轻的他她的乳头含到了嘴里,小心的吸着。

「小坏蛋,小乖乖,来吃我的奶吧。」她梦呓般的呻吟着。

她用舌头舔他的脸颊、嘴唇和脖颈、胸脯,然后往下吻他的大腿,最后,她开始舔他的鸡巴。她用嘴套弄他的鸡巴,一只手协助嘴抚弄他的龟头,她的技术很好。

他兴奋极了!阵阵快感让他有些晕眩,他转过身把她平抱在床上。她分开了双腿,把他的头按再了她的逼上。他把头伏在她的阴部上,她阴部有股淡淡的腥臊味。随着他的唇和她的大阴唇接触的瞬间,她大大的「啊」了一声,他才发现她的阴部整个已经湿透了,他把她的两片大阴唇允吸在口中……他轻舔阴唇、逗弄阴蒂,一会他的面部已经沾满了她的体液。

「使劲,使劲的舔它,我要你吃它。」她两个腿用力的夹着他的头大声的呻吟着,并不停的摆动着身体。

最后,她实在忍不住了,翻身把他压在身下,扶住他的鸡巴,对准她的阴道口,用力插进了她的逼里。「噢」她又大大的叫了一声,她大声的带着一种哭腔叫着,她很久没有这么性交了。

她站起身,爬在床上翘起了屁股,让他半跪在她的背后,他一手分开她的阴唇,一手握着粗大的鸡巴,对准她的阴道插了进去,他两手按在她的屁股上,慢慢的抽插起来。

他抽插了一会,有了射精的感觉。他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,她的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前后摇摆,浪叫声也越来越急促。他射了,精液尽数都倾泻在她的子宫里!

「来了,来了,真是……真是太舒服了……」她剧烈的扭动了几下,然后趴在了床上。

好久,他们才从睡梦中醒来,床单被他们弄湿了一大片,她微笑着看着他,手轻轻抚摩着他的阴茎,「宝贝,累了吧。阿姨好爱你,你让阿姨太舒服了!」狄力似乎做了一场梦,看着身边的妇人,他感到羞愧,他恨自己怎么象个畜生似的。他说:「阿姨,我……」「不怪你,是阿姨要你做的。和你没关系,」她安慰他说:「你不要有什么顾虑,好宝贝,我的好孩子,你要什么阿姨都给你。」听到这话,狄力心中一动,这到是个好机会,有了她的帮忙,让她在吴叔叔跟前说点好话,他就能飞黄腾达了,我要牢牢的把她掌握在手里。想到着,他搂过阿姨,说:「我知道,你要是要我的鸡巴,我就给你。」两个人又开始了新的征战。



热映视频